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观察 >

王旭:人才是推动文旅产业发展的核心动力

发稿人: 姜子 来源于: 旅游日报网 发表于: 2019-04-04 被阅读: 在线投稿

智汇未来·富美平度

在中国产投生态大会平度论坛上,SMART度假产业专家委员会秘书长王旭在圆桌论坛环节,用实例讲述如何通过色彩打造文旅IP。在会后的专访中,王旭强调人才对文旅产业的重要意义。

image.png

SMART度假产业平台专注于文旅产业生态的研发和资源的整合,我们坚信文旅产业发展的高度与区域单位面积内创新人才的密度是直接相关的

许多人都在讲文化IP,什么是山东文化?其实很抽象。具体到吃上——鲁菜就是其中的代表,比如在平度做一场鲁菜食神大赛,省内外甚至海内外的高手都云集来PK,这个IP就很平易近人的植入其中,以后大家在谈山东的吃文化就会选择这里。

image.png

平度有非常多优秀的历史、文化、资源,但如何让文旅端用户知道是一个难题。就像很多人都去过北京,但在北京旁边的平谷区可能大多数人没去过。这就像平度与青岛的关系,旁边有一个大IP,我们如何突出自己?

马上到桃花盛开的季节了,平谷每年都会做桃花节,但全国的桃花节太多了,平谷在其中很难凸显出来。所以今年我们给平谷的策略是以“pink-cool”粉红色非常酷为主题,邀请年轻创客,包括民宿、餐饮都要与粉色有关,从此以后只要想到粉色就会想到平谷。有这样一个IP和品牌,就会迅速被全球的人所认知。这恰恰是平度需要打磨深挖的,我们的IP是什么?如何让各地人才帮我们深挖、转化变成消费端可认知的产品?

image.png

一直以来我们非常关注人才问题,SMART最擅长的就是将创新的种子带来。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优质创新人才,能够在平度齐鲁大地这篇肥沃的土壤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

专访王旭

春光里:您能否介绍一下SMART?

王旭:SMART成立于2013年。之前我是建筑师,主要从事度假产业、文旅规划设计的工作。在十几年大型度假目的地以及综合体设计的工作经历中,深刻意识到中国过去地产比较发达,硬件建设的经验很丰富,而且有完善的人力资源的架构。但进入文旅行业后发现地产下行,文旅转型的时代是从硬件向软件,从原有的空间向内容转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内容、运营、人才等方面是一个缺失和短板。所以我们在2013年开始以平台、峰会和论坛的形式,组织文旅产业上下游不同类型的一线操盘手、导师进行探讨,这是SMART的缘起。

六年的时间里,我们通过成立智库,去探讨文旅行业中比较前沿的问题和解决方案;另外我们做了AIM竞赛平台,这个平台已经有大概10年的时间了,通过向全球发布竞赛,去征集一流的人才和创意性的解决方案。

春光里:能具体介绍一下这个竞赛的形式和内容吗?

王旭:比如为乡村的振兴做乡村创客大赛,在内容端会有民宿、手作工坊、亲子自然博物学等;配合乡村空间会有设计大赛,我们邀请一千位艺术家进入到某个区域,为他们打造公共艺术作品,比如现在在南京高淳举行的非遗文创IP大赛,把原有的当地文化转化成年轻人愿意消费和传播的动漫形象,然后创造一系列的文旅衍生品。

其实在这些事情背后我们关注的是四个点:第一是文旅IP,第二是可以将文旅产品项目落地的优质人才,第三是由优质人才产生的内容,第四是因为优质内容所形成的社群。一直以来IP被谈论的比较多,其他三点经常被忽略,大家会觉得我们需要有建设、要修路、建房子才会有文旅的载体,要有金融、投资的进入,即便将这两点凑齐,我们仍然发现在全国范围内有大量的死盘,他们并没有成为吸引人流、有人气的优质文旅项目。

image.png

春光里:对于文旅产业来说,如何解决人才的问题?

王旭我们在研究文旅的时候是自下而上的,有些投资很小的项目仍然获得很大的效益,比如阿那亚的孤独图书馆,只投资了500万但成就了整个阿那亚的品牌,成为一个转折点。当我们在做这方面研究的时候,强调的是任何文旅项目无论大小,大到全域旅游、城市品牌,小到一个村落、民宿,它的IP是什么,核心差异化、唯一性是什么?这个是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

其实SMART这些年有能力、有经验带来大量的群体智慧,通过竞赛的方式,围绕一个点给出解决方案,我们一直在说在文旅创新里有个算力的问题:人少的时候创造出的新内容很有限,但把问题抛给更大的群体来寻求解决方案的时候,会发现一千个人想出来的idea永远比10个人要丰富的多,而且突破边界的几率更高。所以我们在过去举办的竞赛都为每个区域、项目找到了非常优质的解决方案,并且用的时间很短,所有的人在同一个时间对同一问题提出解决方案,这是基于人才方面解决方案。

这些优质的团队必然产生了大量的优质内容。通过这种方式搜集的IP文创产品,无论质量还是数量都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这个时候再把他们引进来孵化,我们把这叫“以赛代招,以奖代补”,我们不存在招商,竞赛是筛选优质人才和项目的高效手段。以前的招商补贴是不知道该给谁,现在通过奖金的方式,精准的投放到通过票选选出的优质项目上。

这样的方式,我们在精准寻求某个区域和项目上的文旅解决方案时,就有可能把当地艺术做起来,把这个区域的民宿形成一个品牌聚集;或者把某个区域的自然博物变成主打,生物多样性原本就存在,但没有经过创客团队的翻译,转化成消费者能感知的形式,那这些生物多样性仍然是抽象的存在。

在文旅行业会看到许多报告、策划,但大多数是拿到之后感觉无法落实,所有人都告诉我们要做营地、亲子、民宿,但对于实操者来说这些仍是抽象的词,怎么做亲子?做什么产品?故事是什么?针对哪些客群?如何去寻客?招募一个团队做精准亲子方案,这个时候通过筛选优质团队进行孵化,借助他们的经验和经历,能够全情热情投入这个事就变得非常重要。

我们经过这些年对文旅行业的观察发现,这里缺的不是资金,而是缺优质的创新型的人才,好的文旅项目上创新性人才密度很高,比如莫干山的人才密度很高,那里可能有1000个民宿,每个民宿都有优秀的设计师,或者是做金融、媒体的人,他们有很好的创造力、设计能力和人脉资源,但只做了很小的9间房民宿,效果必然会很好,这样小而美的点多了,聚集成生态后就会形成聚集效应。文旅行业大家来的目的是寻求差异化和唯一性,复制的东西对用户来讲缺乏吸引力,这个是目前文旅存在的很大的问题。

SMART做的就是文旅产业中关于人的事情,如何把优质人才在一个点上以很高的密度聚集起来,然后去创造,去延展。

 

TAG标签:
[ 喜欢本文记得分享给好友哟 ]
二维码